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我們一起來畫個大圓吧!(2009.05)

我們一起來畫個大圓吧!      

98.05 胡月娟

       「技術精準」乃指執行護理技術得熟知其what,how,why,在推行半年後,信步走到內外科護理臨床教室,一班學生正分組自我練習。站在備物台旁,看著各組學生正詳實的點班。突然聽到身旁的學生說:「她也沒綁頭髮」,我一回神才知道學生在說我,我警覺到身教的重要,因為執行任何技術,一定要置身實境,教師在要求學生將指甲剪短,頭髮綁好的當時,自己一定得做好表率,才能具有說服力。 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學生執行抽痰技術,先抽氣切處,繼而抽鼻內、口腔的分泌物。學生告訴我依此抽吸順序的原由。我反問學生,如果病人意識清楚,眼看著抽吸管自其氣切處抽出來,又插入鼻內;自鼻內抽出來後,再插入其口腔,他()會有什麼感覺?!學生沒有回答我的問題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納悶的走回辦公室,見到同仁分享我所見,同仁告訴我,受限於健保給付額及醫院成本考量,各醫院會規定一日抽吸管支數(如:每日六~十根),超過規範點病人就得自付,加上每根抽吸管都是丟棄式者,所以現行臨床抽痰程序都是每拿出一根抽吸管,先抽吸氣切處,再視需要抽吸鼻內、口腔分泌物,然後丟棄。  

        我說氣切處一定得無菌,但鼻腔與口腔只需清潔即可,難道不能在抽吸完氣切處後,不論是抽鼻腔或口腔內的分泌物,先插入清水瓶洗淨,再行抽吸,繼而丟棄;或是思索還有無更妥適的方式。因為正確執行技術的 what, how, why, 但又能「加多一點點」( one more ounce),讓受照顧對象感覺舒適,不是更能落實人文關懷嗎?!  

         在討論的過程,有人分享到若自己操作抽痰技術與現行臨床的大多數人做得不一樣,就會落入標新立異,或遭人排擠。此時閃入我腦際的是「課室與臨床的接軌」與「bridging in theory and practice」。在「教得少但教得好」的原則下,教師必須與學生討論抽痰技術除了what,how, why外,可能會碰到那些實務上的困境,及可以有什麼解決之道。這些實務困境的討論,將會激發學生的批判性思考能力,與靈活的創新解決策略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能解決病人問題的就是好護士,一旦病人問題獲得妥適解決,病人的反應或結果就是最佳的回饋!惟有如此,護理人員才能自照顧人的過程中體悟護理工作的意義感,自信心也才能點滴堆疊。  

        人是很複雜、多元者,如何協助學生具有整合性照護人的基本能力,乃為學生養成教育中最根本與核心的部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 英國詩人Browning認為: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 「我們要有遠大的願景,在天空畫一個大圓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也許,你窮極一生都無法畫出那個大圓,   

 但你一定能畫出大圓中的一段弧形。    

 圓小,我們自己一個人就能畫得出來,但那永遠只是一個小圓。   

 圓大,只要後繼有人,將來它就是個令所有人讚嘆的大圓。」  

 

護理人的大圓就是具有解決病人問題的能力,繼而自照顧人中獲得感動,肯定當護士是一種驕傲的抉擇。  

就讓我們相互協助,以有效解決病人的問題,並自分享護理令人感動之處,進而熱愛護理。大家一起來畫個大圓吧!即使每個人只能畫一段弧形,薪傳下去,大圓必將有成形的一天。 

 

 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